在广州玩冰球:仅一块场地+近10万元一年的培训费也难阻热情

2018年的最后一天,广州优托邦奥体店里的冰场有些热闹,2019元旦杯冰球青少年邀请赛在这里决出了冠军。赛事设U6、U10两个组别,有来自深圳、太原、东莞、广州各地近十支冰球队参赛。U10年龄组,东莞冰星队击败广州羊城闪电队拿到冠军。更小的U6组别,广州羊城闪电队击败深圳金刚狼队,至少把一个冠军奖杯留在了自己主场。

孩子们当然玩得很开心,观众看得也很投入。其实观众基本上是孩子们的家长。比赛开始的时候商场还没有开门,渐渐有人流的时候,比赛差不多结束了。

直观感受,在广州仅有的一块业余冰球场地上,举行一次少儿冰球联赛,是一件特别自娱自乐的事,与全民健身这样的概念似乎相去甚远,但这也不妨碍这项来自北美的流行运动渐渐在中国拥有受众。

已经进入北京冬奥会周期,冬季运动在全国范围内的开展必然会被推上一个台阶,但在广东这个亚热带地区,注定不可能热火朝天。不过恰恰在这个强烈的对比下,如何在一个永远不结冰的地方开展这项小众运动倒是个有意思的课题。

冰球与滑冰还不同,它有装备门槛,而且需要经过培训,训练和比赛时还需要占用场地。整个广州只有两个冰场,一个在正佳广场,是纯商业冰场,只用于滑冰,另一个就在优托邦奥体店,面积更大,才可以做冰球比赛场地。

据了解,优托邦奥体店这个冰场运营成本很高,仅一个月的电费就在15万元左右,这还没算维护成本。所以广州的孩子要在这块场地上训练、比赛,自然代价不菲。

据广州羊城闪电队总教练牛岩介绍,现在俱乐部里的孩子,平时训练加上外出打比赛的费用,一年要接近10万元左右。一年花10万元仅用于一个小孩子在一项体育运动上的培训,或者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是娱乐,而不是技能培训,这对绝大部分家庭而言都是难以承受的开销。

不过牛岩说,他希望这项运动更接地气一些,能够让更多人参与进来,费用较高,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还不普及,他是一个相互制约的关系。

就水平而言,广东地区的少儿冰球队水平在上海、江浙球队之下,这也很正常。在广东范围内,广深之间都有差异。据了解,深圳目前有9块冰场,比广州多7块,场地直接决定了这项运动的参与人数。

不过对这些在场边观赛的家长而言,孩子的竞技水平不是他们最看重的。广州羊城闪电U6梯队的队长涂捷克的母亲对记者说:“孩子就是有这种热爱,我们每一个假期都在冰球练习或者冰球赛中度过。冰球在南方很小众,我们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是因为看到孩子在学习的过程中得到太多太多,体力、毅力、平衡力、责任心、荣誉感,团队合作……而这些会使他受益终身。”

体育是一种教育的理念显然越来越深入家长心里。但还有一个现象不可忽略,这些玩冰球的孩子,有好多都是外国籍,只是目前在国内生活,他们更明白“体育是教育”意味着什么。

教练牛岩举了个例子说:“之前我身边有个孩子在国内学了冰球,后来跟几个同龄人到了美国后,他是马上能跟当地同龄人打成一片的那个。因为他掌握的这个运动技能,让他好快融入了当地孩子的生活圈。”

广州羊城闪电冰上运动俱乐部已经招收了近100名学员,进行包括花样滑冰、速度滑冰、冰球在内的各项冰雪运动的培训。

有消息称,珠三角的冰球业余协会正谋划打造一个粤港澳大湾区的冰球联赛平台。

事实上广州的外籍人士越来越多,所以一个过千万人口的超级城市里只有2块真冰场,很可能是不够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